和梅花的一场约会

来源:台州市社会事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15

春节假日的前几天,市府大楼、图书馆、市民广场的梅花便陆陆续续地开了,每每驱车而过,总是忍不住多张望几眼,在这阴雨连绵、万木萧瑟的季节,闹市区的这几片梅花无疑成了心中的一点小温暖和小慰藉。想着等哪天天气晴好时,好好去赏一赏梅。

 

放假的前一天,还偷偷地做了件坏事,折了几枝梅花插在了办公室和书房。虽说心里颇有些忐忑,毕竟严肃论起来也算是“偷”了,可还是敌不过梅花的诱惑,进进出出时,每每瞟上一眼,内心那个明朗和愉悦真是无以言表。说起来也是受了汪曾祺的影响,他在散文《岁朝清供》中提到,岁朝清供是中国画家爱画的画题,正月初一为岁之朝,清供的花大都为天竹果、腊梅花、水仙。有一幅旧画:一间茅屋,一个老者手捧一个瓦罐,内插梅花一枝,正要放到案上,题目:“山家除夕无他事,插了梅花便过年。”

 

于是我也在年前插了几枝梅来应应景。

 

过完年后,天气一直阴雨不定,不奢求灿烂和明媚,哪怕是微弱的阳光也是难得一见,我与梅花的约定也一拖再拖。

 

周末,担心这一阵阵连绵不绝的雨点会打落一树又一树的花瓣,趁着稍稍有空,赶紧赴约。

 

图书馆附近的梅花虽不至于成林,但也算是开了一片了。微雨中赏花,虽有诸多的不便,但是人流稀少,清幽寂静,也是一种难得的奢侈。没有阳光,少了些光影,但多了一些水珠的点缀,让花儿显得更惹人怜爱,也不失为另一种补偿吧。晴有晴的亮丽,雨也有雨的意境!

 

年轻的时候,喜欢陆游的“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喜欢词里透着的孤高和雅洁;渐渐地,更喜欢有“梅妻鹤子”之称的林逋所写的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喜欢“疏影”和“暗香”的意境,感觉这两个词独到地描绘出了梅花的形韵和清香,以至于 辛弃疾在《念奴娇》中奉劝骚人墨客不要草草赋梅:“未须草草赋梅花,多少骚人词客。总被西湖林处士,不肯分留风月。”

 

梅花看着小小的、不张扬,但是它的枝干却透着独特和硬朗,不像柳条那么柔软,不像桂花那么中规中矩,它是横斜的,也是清孤的。在严寒的冬季,百花谢尽之后,也只有拥有如梅花这般孤傲、绝俗、高洁、坚贞的品行才能勇敢地绽放。

 

随着天气渐暖,梅花也将零落成泥碾作尘,下一拨的花事可就热闹了,桃花、樱花、郁金香等等各色花儿开始一起争春。

 

对梅花的喜爱和敬重,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它开在寒冷的冬季,南方的春节因它的绽放而温暖!

 

回来时,零落的花瓣沾上了鞋子,舍不得把它拂掉,就让它多陪我一会儿吧!

(文:洪晓斐




<dd id="2ikq2"><nav id="2ikq2"></nav></dd>
  • 在线观看无码h片无需下载,无码中文字幕Av免费放,亚洲Aⅴ无码专区在线观看,国产AV国片精品有毛

    品牌简介

    {转码主词}